童年的爆米花与拜年

2023-01-22 22:52 阅读
王军英-梦中童话

  花开叶落,云卷云舒,岁月的齿轮飞转着带走了威猛霸气的寅虎,活泼可爱的卯兔蹦蹦跳跳而来。

  在喜迎新春的日子,家家户户都大包小包的置办年货,菜市场、超市、各大商场都熙熙攘攘、川流不息。鸭鸭鱼肉、奶糖、巧克力、花生糖、芝麻糖,各种坚果、瓜子、水果……一趟趟的往家里搬。

  若有遗漏便再跑一趟。动作稍微慢点,价格就一路往上飙升了。

  记得我小时候,因为经济比较落后,这价格涨一点都让大人们肉疼。因此,祖母每年早早就开始采购年货了。好在是冬天,新鲜的鱼肉放几天也不会坏。而新鲜蔬菜,自家菜地里随时可以采摘。

  然而,孩童们不懂大人的艰苦与辛劳,每到年底就望眼欲穿盼过年。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拿,还有好多好东西吃。比如平时根本吃不到的鱼、肉,冻米糖、花生、瓜子等等。

  何况过年,家家户户都贴红红的对联,贴漂亮的年画,屋里屋外打扫的纤尘不染。还有爆竹的喧嚣与烟花的美丽绽放,特别的喜庆热闹。

  孩童们不关心年货与价格,首先期盼的是打爆米花的到来,只要一听到有“砰——”的打爆米花炸响,孩童们就脚蹬风火轮般跑回家去,喊大人量米去打爆米花。然后自己火速去排队,希望能排在前面早点打。

  我记得打爆米花的是一个黑黑的圆筒形锅,中间鼓,有一头可以打开,另一头有手柄。

  打爆米花的手艺人用竹筒将一升米(大约一斤许)装进这黑圆锅中,放在一个铁架子上转动,架子下面烧火。当烧到一定火候了,就将圆锅可以开的那头塞进麻袋,然后隔着麻袋用脚一踩锅子开关。“砰!”一声炸雷般的巨响,麻袋被气浪冲得鼓起来,爆米花也就飞扑到了麻袋底部。孩童们捂着耳朵,笑容在这一声炸响中更生动鲜活了。

  随后,手艺人将爆米花倒进撮箕,便可以看到,之前的米变大了好几倍,成了又白胖又蓬松的爆米花,吃起来蓬松香脆。

  但也只能吃一点,大人是不会让你多吃的,毕竟这是做冻米糖的主要材料。做冻米糖另外一种不可或缺的材料是麦芽糖。

  那个时候都是家家户户自制冻米糖。因为各家女人的手艺不同,所以做出来的冻米糖就各具特色。有的硬,有的蓬松爽口,有的香甜嘎脆,有的略微焦苦……

  有条件的人家就搁点芝麻或者花生米,这样的冻米糖更香脆可口。

  母亲做冻米糖的时候,我们姐弟几个根本没法安心看书或写寒假作业,总要上蹿下跳的到厨房门口去偷偷看一眼,狠狠翕动鼻翼闻飘逸而出的诱人糖香。

  刚做出来的冻米糖,母亲只会拿一些切碎的小片给我们偿下。切的比较好的都会装起来,留到过年待客。

  大年三十,一家人热热闹闹团团圆圆过除夕,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那时因为物资匮乏,各种炒肉是可以吃的,但是鱼是不能动筷子的,不仅仅是“年年有余(鱼)”的原因,主要是鱼要留到后面继续接拜年客。

  而在拜年饭桌上,孩童们也会谨记大人的教诲,不伸筷子去动鱼。因为一般人家只买一条大鱼过年,只是摆在桌上听事的,后面主人还要继续接客。

  那时候过年拜年的时间也是有讲究的。初一在村里或者单位附近拜年。初二是父亲的舅舅家,既我们的舅公家。我想,大概是娘亲舅大吧?年纪大点,没有舅舅的人就去丈母娘家拜年。

  究其原因,其实丈母娘和舅舅是同一系列。只是去拜年的人是女婿还是外甥之差。

  我小时候一直是初二一早先乘火车去老家的二叔家拜年。然后,二叔带着我们一群堂兄弟姐妹浩浩荡荡,用脚丈量大地去数里外的舅公家拜年。一路兄弟姐妹们叽叽喳喳、说说笑笑、蹦蹦跳跳。

  如果赶上雨后路滑,有可能这个不小心摔一跤,那个没注意滑一下。那时,大堂妹红红摔得次数最多,往往手掌和膝盖都满是泥泞,大家都哄笑她吃了“歪蹿”(一种用红薯粉做的滑黏食物)。

  舅公家里有很多外甥和外孙去拜年,经常是要开几桌,或者接完上一批又接下一批。真是辛劳的福气与快乐。

  那时的拜年是真正意义上的拜年,要躬身跪拜下去的。但一般长辈会及时伸出双手托住,所以,基本是一只脚先跪下就被长辈体恤地托起来了。嘴里还亲切地说着:“不用拜,不用拜。”

  托得快的,可能那只膝盖都没有真正落到地上。总之,比现在的拜年更传统,更具有仪式感。

  拜了年,在等饭菜上桌前是要喝茶的,而茶点便是冻米糖、花生、豆子等。遇上其他拜年的亲戚不免相互拱手拜年、问好,聊聊家常、收成,或者问问相互的情况。气氛也就异常的热闹与活跃。

  我大姨也同样在舅公这个村,而且只隔了两栋屋,我大表姐还嫁给了这个舅公的儿子。所以我们姐弟在这吃茶期间便会去大姨家拜年。于是又被大姨拉着吃一餐饭,这前后连着吃饭,哪里吃得下?因此我们极力推辞。但架不住大姨热心,有时都弄好了,殷勤地过来叫,却之不恭,我们只能再吃点。因此小肚子撑得鼓鼓的。

  初三,我们还是由二叔带队去父辈们的姑姑家拜年,我们叫姑婆。这姑婆家离二叔家有八里路,再前面一个村庄就是我外婆家,因此我们也是姑婆家外婆家,连续拜年。而二叔带着其他堂兄弟姐妹就在姑婆家等我们回来。

  初四是父辈的姨母家,初五才轮到我自己的姑姑家。有时初四二叔去他丈母娘家拜年,我们就先去姑姑家……一路拜年下来至少初七八了。

  嗨到飞起再回到自己家,就要愁眉苦脸的面对寒假作业了。尤其元宵一过就要开学,更是叫苦连天,为什么年这么快就过完了呢?

  为啥总是闰这月,闰那月,过年就不闰一回呢?

  如今社会发达,产品丰富,平时就有鸡鸭鱼肉吃,还有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水果、坚果等,新衣服喜欢就买,所以过年的味便淡了很多。尤其长大后也没有那份童心与童趣,偶尔忆起童年少年时过年的快乐时光,便感觉特别的弥足珍贵,回味无穷。

  结束语:

  新年伊始,我给大家拜年了!祝各位编辑和作者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平安顺遂!在新的一年里,文思如泉涌,佳作频出!锦绣文章不断上报上刊!大步向省作协,甚至中作协迈进!

  祝读者朋友们兔年吉祥如意!向着你们心中的目标继续迈进!欢快奔跑在实现自己梦想的路上!

  祝我们伟大的祖国河清海晏,繁荣昌盛!屹立东方!

 

 

 

 

  

用户点评
    发表自己的观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打开APP
    前往,阅读体验更佳
    取消
    推荐新闻
      ×
      问政江西小程序
      长按进入,阅读更多问政江西内容
      我要报料:0791-86847435
      每日读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