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发自渡江战役的战士家书(节选)

2021-06-17 10:03:53 阅读
人民日报

  图为袁志超在战斗间隙写家书,摄于1949年。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供图

  解放战争中,一封封红色家书,饱含着革命前辈的忠诚信仰,镌刻着浓浓人间情、铮铮报国志,记录了革命历史长卷中一帧帧充满细节的特写画面。

  这是渡江大军西集团第二野战军第十八军政治部秘书袁志超在行军途中端午节夜写给八弟的一封家书,原文6000多字、15页信纸。袁志超向家人详细描述了自己渡江前后的所见、所闻、所思,其中包括百万雄师过大江的生动细节,感情真挚、笔触细腻。2006年,这封珍贵的“渡江来信”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本文节选自袁志超“渡江来信”。

  ——编 者

  你就拿起这封信来去读给母亲听吧,她老人家听了心里一定很欢喜的,我现在就把我们过江以来的许多事情捡(拣)重要的讲给你们听吧。

  在四月廿一日那天,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下了命令,叫我们三路解放大军一齐过江,去把国民党反动军队消灭光,解放江南人民,建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我们接到命令后就过江了,因为队伍成千成万的,很多,一时过不完,我们等到廿四日才渡过长江的。

  廿三日这天晚上,我们冒着大雨跑了七十里路,赶到长江边,住到一个村子中,这地方是安徽省桐城县,这村子的名字叫随河集,到长江只二里路,村旁有条河直通长江的,我站在这河堤上顺着河面一直望去,只见白茫茫一片,问老百姓以后,(才)知道这片水就是长江。有许多挂着白帆的船从那里开来,停在村子旁,江边驻的十七军的同志告诉我,这许多船都是回来休息的,刚才有我们大批队伍过江去的。

  这天晚上,我在灯下拿出纸和笔来要写信给你,想把许多事情告诉你,我写了一张就再也写不下去了,原因是我疲劳得很。

  第二天一早起来,跑到江边,这时有十多条帆船靠岸排着,天气很阴沉,下着蒙蒙的细雨,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水。对岸的树看起来很小,要往东西望,就望不到边的,船夫说这地方的江面是四里路宽,我们上了船,静静地在水上走着,十多条船一齐开,船头上的水打着船板,泼啦泼啦地响,在岸上看江面还不算宽,船一到江心,就看出江面是很宽了。

  我就和水手谈起话来了,我问他第一批队伍是怎样过的。他说:“廿一号下午,太阳还没有落,许多解放军就来了,船是早已预备好了的,大炮都架在船上,机关枪架在船头,岸上也架满了大炮,一阵风把船推开江岸时候,机枪大炮就打起来了,这时候耳朵只听见轰轰地响,啥也听不见了。”

  “敌人在那边也打枪打炮的。”他指着船帮上的一个洞说:“这个窟窿就是被国民党军队打的。”

  “以后呢?”我问他。

  “以后敌人没等你们上岸就逃走了,你们人一上岸就追。我开船回来的时候,是带了七个俘虏回来的。嘿,我一辈子也没见这样多的军队,过了四天四夜都没过完。”

  我告诉他:“这些队伍不过是一小部分,有几百万人都在一齐过江呢!”

  “嘿!”水手伸伸大拇指说:“我是和同志们第一批打过去的!”他对参加作战,觉得很光荣。

  船有四十分钟的工夫就到对岸了。南边岸上敌人挖了许多战壕,修了许多地堡。在这战壕、地堡周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坑,那都是被炮弹炸的。田里的麦子像用镰刀割了一样,还有的烧焦了,也都是炮弹炸的。从这上面看,当时我们的炮火,打得敌人头都抬不起来的。

  一过江,走了两天,就到山里来了。走到贵池县的南边,老百姓因为不了解我们是什么队伍,他们听了国民党的欺骗宣传,所以都跑掉了。我们在路上走了五六天,就没见到一个老百姓,他们都跑到山上躲起来了。

  这些老百姓因为不了解我们,跑到山上去逃难。胆子大的硬着头皮回家,进家一看,队伍一个没有了,东西一点也不少,烧的草吃的米还留下钱。他们看了又惊又喜,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好的队伍,于是回到山上把所有的人都叫回来。

  我写这信的时间不早了,就此搁笔吧。今天是端午节,你们在家很热闹吧?我现在又兼作指导员的工作,所以更忙一些。

  新中国就要诞生,希望你还是多学习文化,以后好多为人民服务,就是在家帮助种田,也别忘了读书。

  这信你可转寄给五姐、七哥、七姐看。

  祝你进步!

  母亲健康。

  父亲健康。

用户点评
    发表自己的观点
    打开APP
    前往,阅读体验更佳
    取消
    推荐新闻
      ×
      问政江西小程序
      长按进入,阅读更多问政江西内容
      我要报料:0791-86847435
      每日读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