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公布十起扫黑除恶典型案例

2021-02-03 20:00:56 阅读
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0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收官之年

也是“长效常治”开局起步之年

自专项斗争开展以来

全市两级法院紧紧围绕专项斗争部署要求

共受理一审涉黑涉恶涉伞案件370件2341人

二审220件1735人

审结率100%

实现案件的全面清零

市中院被评为

2019年度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单位

涉黑涉恶案件生效判决财产刑、追缴及没收违法所得财产、责令退赔总额达118278万元,执行到位总额达113012万元,到位率为95.55%,发出司法建议201条,反馈整改201条,反馈率为100%;现公布涉黑涉恶类十起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一、富某玉等人“套路贷”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富某玉以虚构的、未经注册的车米金融公司的名义在江西境内开展代办二手车贷款手续业务。被告人富某玉先后招募西某侠、卢某等人进入其所谓的金融公司,积极发展业务员为其拓展二手车贷款业务,又先后网罗了被告人周文某、陈某等八人加入其中,组建了所谓的公司法务部。被告人富某玉等人以借贷手续简单、门槛低、放款速度快为诱饵,诱骗购买二手车的客户前来办理车贷。在办理车贷手续的过程中,要求客户签订对客户不利的各种合同,尔后收走合同并予单方保管,还对客户购买的车辆加装GPS定位器以掌握车辆行踪。之后通过肆意认定客户违约,指挥、安排公司法务部成员通过采取暴力、软暴力手段强行拖走客户车辆,逼迫客户交付高额的保证金、违约金、拖车费等赎车费用。以富某玉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以“套路贷”的方式,实施敲诈勒索犯罪30起,敲诈勒索众多被害人的“保证金”“违约金”“拖车费”等所谓赎金共计40.3641万元;实施伪造公司印章犯罪1起。该集团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对客户本人、家庭、行业、社会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裁判结果】

安远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1月10日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敲诈勒索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被告人富某玉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二万元。其他十四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至一年三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人民币三十二万元至五千元不等的罚金。

2020年6月1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套路贷”犯罪不仅侵害群众的合法权益,而且扰乱正常的金融秩序,其中衍生的暴力、威胁等催收手段又极易诱发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安远法院在审理该案时,一是坚持严厉依法打击“套路贷”犯罪,公正审理。二是及时高效追回并返还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在执行过程中,安远法院通过查封冻结被告人的财产、多方动员被告人家属退赔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向被害人发放40余万元退赔款,及时挽回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三是向金融监督机构发送司法建议书。针对在案件审理中发现的二手车市场、金融行业监管等方面的漏洞,及时向相关的金融监管机关提出司法建议,将依法严惩黑恶犯罪与系统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有机统一起来,从源头上防范黑恶势力犯罪,有效维护二手车市场、金融领域的安全、和谐,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典型案例

二、周某波等三十二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

自上世纪90年代至2018年,被告人周某波、周某龙兄弟在南康合伙成立公司、企业,以商人经营房地产、砂石、矿山等行业为掩护,非法谋取经济利益;并网罗两劳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30余人,通过斗殴逞能搏取恶名,树立非法权威,为公司、企业的经营提供暴力庇护。在周某波、周某龙的组织、领导下,该组织采取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犯罪手段,将组织成员安排进公司、企业,参与经营管理,组建“地下执法队”,长期涉足矿产资源行业、河道采砂行业、生猪定点屠宰行业等领域,非法攫取了巨额的经济利益,并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有组织地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采矿等一系列违法犯罪200余起,非法垄断控制南康部分河道的砂石供应和南康城区市场的猪肉批发供应,非法获取经济利益7630.516572万元。

【裁判结果】

赣州市赣县区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串通投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采矿罪、赌博罪、非法拘禁罪等11项罪名分别判处首要分子周某波、周某龙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十个月和二十四年五个月,二人均被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均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八个月至一年十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人民币九十五万元至三万元不等的罚金;被告单位江西金通电梯工程有限公司犯串通投标罪,单处罚金五十万元。另外已扣押的退赃款、资产处置款共计1147.685758万元,其中424.6494万元予以发还被害人,剩余款项723.036358万元折抵本案生猪屠宰场强迫交易罪的违法所得,由各收缴机关依法处理;继续追缴组织犯罪中各被告人的剩余违法所得6482.830814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所退非法所得8460元,发还给被害人。

2020年12月,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除对部分被告人量刑予以调整外,其他部分均维持了一审判决。

【典型意义】

因该案涉及工程建设、矿产资源、社会治安以及民生等诸多领域,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关注。以周某波、周某龙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具备鲜明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特征,长期盘踞在南康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利用多名国家工作人员的庇护称霸一方,特别是在南康河道采砂、生猪屠宰等领域恶名昭彰,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给当地群众造成巨大的心理恐惧,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和社会管理秩序。该组织被查处后,南康地区的生猪屠宰市场趋于规范,“地下执法队”的消失也使猪肉价格应声下降,恢复了其本来的市场价格,获得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纠正了在河道采砂领域的非法采矿行为,恢复了砂石运输秩序,也保障了其他砂场经营企业的正常经营秩序,为民营企业创造了良好的营商环境。通过对该案的深挖彻查,查处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十余人,清除了执法队伍和行业部门中的“毒瘤”,为南康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起到了震慑和警示教育作用。该案“黑财清底”工作在判决生效后短时间内便取得巨大成果,执行到位金额达2.25亿元,到位率100%,彻底铲除了该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典型案例

三、刘某友等3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案

【基本案情】

2011年以来,被告人刘某友、陈某光纠集了一批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在寻乌县城及周边乡镇高利放贷、非法采矿。为壮大声威,维护组织利益,刘某友、陈某光安排陈某才、钟某等人,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为逃避打击,该组织贿赂、拉拢公安机关民警充当其“保护伞”,给寻乌县城及周边乡镇人民群众造成巨大的心理恐慌,严重破坏了该区域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结果】

会昌县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采矿罪、帮助伪造证据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高利转贷罪、行贿罪、非法经营罪、串通投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刘某友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00万元,罚金人民币575万元。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至三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人民币240万元至5万元不等的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1352.477866万元。

2020年10月10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以刘某友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涉案人数多、涉案领域较广、涉及被害人较多等特点。依据案件特点,法院在不同阶段处置稳妥到位,牢牢掌握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主动权:一、在侦查阶段,法院主动提醒公安机关对涉案人员涉嫌罪名及财产情况进行同步调查,并建议检察院对移送财产进行及时梳理,为之后的财产认定及执行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二、在审判阶段,法院主动向政法委请示,积极协调公、检、司及移动、供电等公司全力协助庭审,在多方联动支持下,案件快速审结,涉案人员全部获刑且无一改判。三、庭审过程中,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被告人家属、群众代表共60余人旁听,积极回应了社会公众对专项斗争的高度关注,并起到持续强化警示震慑作用。四、案件审结后及时发布相关信息,让更多群众知晓案件办理的进展与成效,提高了群众的知晓率与信任度,充分发挥了法治宣传和教育功能,在全社会营造出惩黑正风的氛围。

典型案例

四、李某等22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被告人李某纠集本案部分被告人通过贩卖木材、承包莲子税、开采石场等获取经济利益,李某通过指使部分被告人引发昌厦公路吉安项目部斗殴事件,奠定了李某好勇斗狠、奸恶狡诈的“江湖声望”。李某积累资金后,以承包加宁脐橙场的方式涉足林业经营。2002年至2004年9月期间,李某通过非法手段获取松脂林场、飞播林场的经营权后,为聚敛钱财维护自身非法利益,李某组建了一支 “护林队”,对前往林场以维持正常生产、生活的当地村民肆意实施拦截、辱骂、殴打、搜查、罚款等违法犯罪行为。自此,李某个人控制下的名为“护林队”、实为违法犯罪团伙,掌控林业、长期称霸一方,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李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断成长、发展、壮大,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开设赌场、聚众斗殴、滥伐林木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并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作为其“保护伞”,称霸一方,给当地人民群众造成巨大的心理恐慌,严重破坏了该区域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结果】

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盗窃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滥伐林木罪、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虚开发票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开设赌场罪、妨害作证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窝藏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十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2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至二年二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人民币四十九万元至一万元不等的罚金。全案判处追缴、没收违法所得共56.2375万元。

2020年12月15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除对被告人李某的定罪量刑部分作出调整外,其他部分维持一审判决。

【典型意义】

该组织以李某为组织领导者,网罗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形成一个人数众多、骨干成员固定、组织结构稳定、层级清楚、分工明确、纪律严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和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所获取的经济利益维系组织生存发展、支持组织违法犯罪活动;通过暴力威胁和软暴力威胁等其他手段,在宁都县石上镇及周边区域、宁都县城,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百姓,特别是在宁都县石上镇及宁都县城恶名昭彰,给当地群众形成强大的心理威慑;同时,通过拉拢、腐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发展提供庇护,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和管理秩序。该案是省扫黑办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对以李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依法严惩,彰显了人民法院坚决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净化社会风气,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的坚定决心。对于整治行业乱象,提升人民群众对政法工作的满意度,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具有积极的意义。

典型案例

五、邱某安等31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

自1999年以来,被告人邱某安等人以暴力起家,不断网罗社会闲散人员和“两劳”释放人员,在章贡区水南镇高楼村及周边范围进行有组织违法犯罪活动,逐渐形成了以邱某安为组织、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参与者众多,层级分明,组织结构较为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成立以来,有组织地通过开设赌场、地下“六合彩”赌博、建造违建房骗取政府拆迁款、强揽建设工程、经营涉黄场所和民间放贷公司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不法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非法获利总额达2000万余元;为达到称霸一方的目的,该组织及其成员多次在公共场合使用凶器作案,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共实施了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60多起,涉及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非法拘禁、打击报复证人等14项罪名,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结果】

2020年7月26日,全南县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拘禁罪、串通投标罪、窝藏罪、破坏选举罪、开设赌场罪、妨害作证罪、贪污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邱某安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30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至一年二个月不等的刑罚,全案追缴违法所得及判处罚金共计人民币2816.02万元。

2020年9月27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中邱某安借助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身份,通过安排组织成员担任高楼村“执法队队员”等手段,把持和控制基层政权,长期横行乡里,对邱某安等被告人违法犯罪行为的认定,全面反映了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利用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身份,通过实施暴力、威胁手段承接或者插手高楼村辖区内建设工程,牟取巨额经济利益。二是通过安排组织成员担任高楼村“执法队员”承建他人违建房,收受“违建户”好处费,大获不法之财。三是肆意欺压群众,横行乡里,对举报群众进行恐吓,导致受害群众敢怒不敢言。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把持基层政权,横行乡里,但因为很多行为是以基层组织名义实施,社会危害性比较隐蔽,需要予以深入揭露。通过对邱某安这类侵蚀基层自治组织的黑恶势力犯罪的打击,进一步铲除了滋生黑恶势力犯罪的基层土壤,为建设美丽乡村、实现乡村振兴提供了干净的政治环境。

典型案例

六、上犹县刘某彬等人恶势力团伙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刘某彬等三人多次在上犹县营前镇附近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一个以刘某彬为首的恶势力团伙组织。2016年3月某日,被告人刘某彬以2013年起其帮助颜某江父子做事为由,要求颜某江向其支付工资,遭到拒绝。被告人刘某彬、刘某、何某梅多次采用汽车堵门、带领家人静坐等方式到安顺公司工地闹事,扰乱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因不堪被告人刘某彬、刘某、何某梅等人的滋扰,安顺公司无奈之下与刘某彬约定刘某彬可以自己招揽客户购买石材赚取差价。被告人刘某彬未经安顺公司同意在前往安顺公司必经公路旁挂牌设立“伯公坳沙石场开票处”,对前往安顺公司装运石材的车辆开票并收取货款,导致部分原本就是安顺公司的老客户被刘某彬、刘某拦下,被要求到刘某彬开票点开票交款;刘某彬等人还对未在其处开票的司机进行追赶拦截、口头威胁,导致许多司机不敢到安顺公司装运石材。2017年1月5日,刘某彬驾驶皮卡车将一副棺材运至安顺公司厨房门口的显眼处,对安顺公司造成恶劣影响,严重危害社会公序良俗,影响安顺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半年后,被害人颜某琴迫于无奈向刘某彬支付了10万元人民币,而后刘某彬才将棺材搬走。

 

2014年刘某彬与刘某荣等人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开发的“西门豪宅”楼盘建好后,刘某彬为了继续开发,要求刘某荣将其老房子拆除,刘某荣则以所建房产账目未结算、刘某彬还欠其投资款为由拒不答应先拆老房子,刘某彬因此怀恨在心,想办法给刘某荣施压。2016年12月份的一天,刘某彬得知刘某荣儿子即将举办结婚喜宴,遂装载一副棺材停放在刘某荣家门的必经之路,对刘某荣全家造成巨大的精神打击,半年后,刘某荣的儿子刘某珍猝死,儿媳妇改嫁,刘某荣夫妻二人因遭受家庭重大变故,先后患病住院。

【裁判结果】

上犹县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未遂),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刘某彬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三万五千元。其他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至有期徒刑二年、缓刑四年不等的刑罚,并处人民币八万三千元至三千元不等的罚金。一审宣判后,三被告人均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抗诉。

【典型意义】

以刘某彬为首的恶势力团伙组织,在上犹县营前镇附近实施多起违法犯罪活动,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刘某彬等人多次以摆放棺材等“软暴力”的方式威胁、恐吓被害人,已达到不法目的,危害他人,严重扰乱社会公序良俗。本案在认定恶势力“软暴力”上,特别重视法治思维对判断过程、判断方法、判断结论的调控作用,充分做到罪刑法定、罪责刑相适应,同时也根据当地的社会风俗、造成的社会影响,结合给当事人造成的心理恐慌、实质影响、威慑程度等来认定“软暴力”,严格把握了“软暴力”行为入刑的实质要件,及“软暴力”行为构成刑法分则个罪的具体标准,再结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做到有力打击黑恶势力犯罪。

典型案例

七、李某敏等五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罪一案

【基本案情】

2016年,被告人李某敏、李某愿、黄某信、李某平、李某荣与谢某武(已死亡)等人申请注册成立信丰县小江镇生猪定点屠宰场,经营范围为生猪屠宰、销售,李某敏系该企业法定代表人。被告人李某敏为达到垄断信丰县小江镇猪肉销售市场的目的,安排李某愿、黄某信、李某平、李某荣等人到小江镇范围内的各个乡村道路及圩镇农贸市场上进行“巡查”,如发现猪肉经营者所销售猪肉不是从小江镇生猪定点屠宰场进购的,则采取暴力威胁、强扣猪肉、“罚款”等手段干扰猪肉经营者正常经营,强行要求全镇范围内的猪肉经营者必须要到小江生猪定点屠宰场进购猪肉,反复实施强迫交易的违法犯罪行为,欺行霸市、欺压百姓,扰乱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系以李某敏为纠集者,李某愿、黄某信、李某平、李某荣为成员的恶势力团伙。自2007年起至2018年期间,该团伙共实施强迫交易犯罪26起,涉案被害人17人。2014年5月26日,被告人黄某信在屠宰场手持木棍将被害人黄某群打伤,经鉴定,被害人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裁判结果】

信丰县人民法院以强迫交易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敏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到三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一审宣判后,各被告人均表示服判,不上诉,检察机关亦无抗诉。

【典型意义】

被告人李某敏等人为达到垄断信丰县小江镇猪肉销售市场的目的,采取暴力威胁、强扣猪肉、“罚款”等手段,强行要求全镇范围内的猪肉经营者必须到其经营的生猪定点屠宰场进购猪肉,行为十分恶劣。一方面使猪肉生产经营者产生恐惧进而形成心理强制,不得不进购高价的生猪肉;另一方面欺行霸市,欺压百姓,使得当地市场的生猪肉价格长期高于周围乡镇及县城,扰乱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该案的审理及宣判是信丰县人民法院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大决策部署的具体实践,有力打击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切实增强了当地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同时,在依法打击“肉霸”、公开审理此案外,信丰县人民法院针对办案过程中发现的关于屠宰行业存在对生猪屠宰监管、屠宰场定价、猪肉食品安全隐患等问题向当地农业农村局提出司法建议,将依法严惩黑恶犯罪与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有机结合起来,从问题根源上加强市场监督,推进巡查执法,确保老百姓能够真正安居乐业。

典型案例

八、姚某等18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卖淫、强奸、敲诈勒索等罪案

【基本案情】

2017年6月,被告人张某粮、姚某等人开始混迹于兴国县潋江镇。同年10月,张某粮、姚某先后带被告人曾某京、朱某明和钟某彬(另案处理)到被告人陈某楠经营的造型设计中心在额头眉心处纹上“天眼”。此后,张某粮、姚某、曾某京、朱某明、钟某彬经常纠集在一起。2017年11月,为发展、壮大势力,张某粮、姚某分别网罗被告人夏侯某军、刘某惠、吴某康、吴某新和黄某(另案处理)、邹某炳(另案处理)到至尊纹身店,由陈某楠为刘某惠、吴某新、黄某、邹某炳纹上了更简单的菱形、椭圆形“天眼”以区分等级。此时,陈某楠提议成立“天眼帮”、由张某粮任帮主,姚某则任二帮主,在场人员均同意。后经陈某楠提议,张某粮、姚某、陈某楠、刘某惠、夏侯某军、曾某京、吴某新、邹某炳、黄某合影以纪念“天眼帮”成立,姚某、张某粮等人则将合影照配以“兴国天眼帮”等文字上传至“快手”对外传播,以此向社会宣布“天眼帮”成立。

2018年2月,张某粮为躲避公安机关的打击离开兴国县,赴湖南省衡阳市组织妇女从事卖淫活动,被告人姚某接任“天眼帮”帮主,带领组织成员继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此后,被告人钟某隆、陈某、谢某贵、巫某浩、陈某1、温某章、曾某、肖某财、肖某康和丁某鑫、谢某伟、邱某鑫、李某鹏、谢某(均另案处理)相继加入“天眼帮”。逐步形成了姚某、张某粮为核心,人数众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稳定、层次清楚、分工明确、纪律严格的黑社会组织。该组织为获取非法利益,提高威信,采取殴打、恐吓、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了强奸、强迫、组织、介绍、引诱卖淫、抢劫、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盗窃等45起犯罪。

【裁判结果】

兴国县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抢劫罪、组织卖淫罪、敲诈勒索罪、介绍卖淫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姚某有期徒刑十九年九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五万元,罚金人民币十九万元;其他1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九个月至二年三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没收财产及罚金等。2020年1月10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陈某在二审期间有立功表现,作出判决,改判对陈某的量刑,对其减刑三个月,对其余判项均予以维持。

【典型意义】

“天眼帮”成员大部分为未成年人,其中犯罪时不满16周岁的就有4人。本案未成年被告人中,有的父母离异,有的父母常年在外务工,有的父或母亡故,有的父母残疾,他们过早与社会接触,失管失教,无心向学,最终误入歧途,走上犯罪道路。“天眼帮”经常在兴国县城、周边乡镇及学校附近活动,寻找侵害目标,实施犯罪活动。一是勾引在校未成年女学生和辍学女学生,引诱或强迫与其发生性关系,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后,组织、强迫、介绍、引诱未成年少女(含学生)卖淫,给受害女性生理、心理造成了严重摧残,给其家庭带来极大危害和影响。二是对学生进行跟踪滋扰、随意殴打、恐吓欺凌、抢劫、敲诈,严重扰乱了教育环境和教学秩序,侵害了青少年学生的身心健康。三是组织成员向学生传递错误价值导向,有些学生认为“天眼帮”很威风,为了寻求靠山,想方设法与该组织成员搭关系,或者加入该组织寻求庇护。有的成员倚仗未成年人的身份,在被公安机关依法传唤并教育释放后,仍继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公然对抗法治权威。本案虽属未成年人犯罪,但其犯罪手段恶劣,社会危害性大,特别是对未成年学生的生理、心理,以及教育环境和教学秩序造成严重危害。及时铲除“天眼帮”这一社会毒瘤,防止其坐大成势,还学校、社会一片晴朗的天空。同时,本案给全社会敲响了警钟,家庭、学校、相关职能部门应齐抓共治,信息共享,形成合力,最大限度地防止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

典型案例

九、周某平等14人涉恶势力犯罪集团案

【基本案情】

自2011年以来,被告人周某平以非法营利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虚增借贷金额,肆意认定违约,纠集谢某辉等13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周某平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该犯罪集团实施了寻衅滋事犯罪9起、非法拘禁犯罪9起、敲诈勒索犯罪1起、强迫交易犯罪1起和违法事实10起,并长期实施非法放贷活动,共非法获利9632700元,敲诈被害人钱财30000元,强迫交易1260000元。

【裁判结果】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依法以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周某平有期徒刑十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一万元,追缴犯罪所得831.47万元;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九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罚,并处相应罚金,追缴犯罪工具及违法所得。

【典型意义】

被告人周某平等人通过高利放贷牟取非法利益,在放贷过程中,通过“暴力”“软暴力”等手段对被害人形成心理威慑,行非法占有之实,严重侵犯人民群众人身、财产利益,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本案对以周某平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惩处,依法追缴犯罪工具及违法所得,确保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彰显了司法机关重拳打击黑恶势力的坚强决心,对于打击非法放贷、暴力讨债乱象,净化社会风气,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典型案例

十、罗某良、陈某平等二十五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

【基本案情】

2013年以来,罗某良、陈某平在外地加入以“天津天狮”为名号的非法组织。2016年,罗某良、陈某平升至管理人员,并相继转移至赣县区境内开展犯罪活动。2018年3月,罗某良、陈某平二人开始策划独立创建组织。2018年5月,罗某良、陈某平脱离原组织,成立新组织,并沿用“天津天狮”的名号,持续在赣州市赣县区、章贡区实施故意伤害、抢劫、非法拘禁、窝藏等违法犯罪活动。该传销组织以拉人头的方式发展下线,形成了业务员、业务主任、业务大主任、业务经理、业务总管的层级管理模式,以介绍工作、合伙经营生意等名义,将被害人诱骗到传销窝点,通过上课洗脑、非法拘禁、暴力殴打等方式,诱骗、胁迫被害人购买传销产品(无产品)、变相交纳费用,加入传销组织。自2018年以来,该组织前后作案持续时间长,参与者众多,内部组织层级分明,分工严密,并且专门从事以暴力、威胁手段劫取他人财物的犯罪,通过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50余万元,在此过程中有持续殴打等迫害行为,已致一人死亡,行为危害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

【裁判结果】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罗某良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以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张某洪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陈某平有期徒刑二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四万元。其他22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至一年十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人民币十八万元到五千元不等的罚金。

2020年11月13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打击传销犯罪是维护社会道德伦理、构建社会诚信体系的客观要求,罗某良、陈某平以“创业、就业”“介绍工作、合伙经营”等为幌子,诱骗求职人员加入传销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劫取受害者财物,并以“上大课”、“聊梦想”等方式大搞精神控制,给受害者洗脑,从而达到让受害者留在组织发展下线、扩大组织规模的目的。罗某良、陈某平等二十五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系省扫黑办挂牌督办的重点案件,庭前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即召集公诉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召开了庭前会议,就回避、非法证据排除等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又因本案案情重大且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等特殊情况,为保证庭审活动的顺利进行,赣州中院制定了《庭审工作预案》,召集本院刑庭、办公室、立案庭、法警队、行装处、技术处、研究室等部门就庭审工作召开了协调会,达到了良好的庭审效果。传销活动多以“骗熟”“坑熟”“杀熟”为主要手段,严重践踏社会伦理道德,瓦解摧毁人际诚信基石。赣州法院系统紧抓黑恶重大案件不放,充分发挥裁判职能,打击了多起传销犯罪,对促进赣州经济社会的平稳发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实现起到了积极作用,使广大市民更有安全感、幸福感。

用户点评
    发表自己的观点
    打开APP
    前往,阅读体验更佳
    推荐新闻
      ×
      问政江西小程序
      长按进入,阅读更多问政江西内容
      我要报料:0791-86847435
      每日读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