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管理江西号

什么!快递柜要收费?还能不能愉快地“双11”了!!!

2018-11-09 15:48:44中新网 信息日报

“有人在家吗?你快递到了。”

“我上班了不在家,先放快递柜吧。”

 

某快递柜提示:包裹超过10个小时,取件需支付1元。 程春雨 摄

 

这一幕很多人再熟悉不过,快递柜的出现提高了快递员的效率,也避免了过去快递“被地毯签收”“被水电箱签收”等不安全因素。

 

快递柜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频频引发争议。此番,又因免费变成收费,快递柜话题再次刷屏网络。

 

有了快递柜,快递不上门

“以前快递都会打电话送货上门,后来有了快递柜,电话越来越少了,很多时候家里有人,快递员也会直接放快递柜里。”不少市民向记者表示,现在包裹到小区后直接被快递柜签收,自己无法当面验收货物。

 

快递员小秦向记者表示,使用快递柜也是为了提高效率。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快递柜其实也对快递员收费。体积越大收费越多,小件还可以寄存到快递柜,大件寄存成本太高,所以我们还是会送货上门。”小秦说。

 

“如果要放在快递柜,是不是应该征得我的同意?”“明明在家,问都不问直接放快递柜里,这合规吗?”有消费者对快递员的行为提出了质疑。

 

微博截图

 

对此,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中有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也就是说,快递员若将快递寄放在快递柜,需要先征得收件人同意。

 

对此,有快递员表示,快递经常爆仓,个个都送货上门根本做不到,放一部分到快递柜也是迫不得已。

 

有市民提出质疑:我们购买商品时已经包含了运费,为什么还得掏钱?如果快递员未告知收件人放进了快递柜,那么这笔钱应该谁来出?

 

微博截图

四川有同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柄尧向小新表示,若快递公司和消费者有约定,则按约执行。如果没有约定,则应该由快递公司承担。

 

“因为,快递公司负有把快递交付到消费者手中的义务。也就是说,快递员需要付费,将包裹取出送至收件人手中。”张柄尧说。

 

不但收费,有的还是双向收费

快递柜的出现,解决了消费者与派件员时间不同步的痛点,同时还因为免费策略赢得了消费者的欢迎,但免费时代似乎正在离我们远去,各家快递柜纷纷开始收费,形式也各不相同。

 

近日,家住郑州的武先生发现丰巢快递柜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以前是自愿赞赏,现在是把跳过赞赏的提示设置成和背景文字差不多的颜色,一不留神就付费了。”

 

受访者供图

 

快递柜屏幕提示“您的包裹已超过4小时未取,支付1元取件”的文字,而“点赞丰巢直接取件”的字样和底色几乎一样,很容易被忽视。

 

除了这种可选的付费方式,还有的是直接向收件人收费。

最近,北京昌平区的林女士收到了快递柜的收费短信,“24h内凭提取码到快递柜取件,超期收费1元/天。”而此前该快递柜都是免费的。

云柜则选择了向派件员收费。9月初,郑州居民孙女士发现,小区内的快递柜上贴着“云柜收费通知”:为提高快递柜使用效率,将对快递员存件开始收费(业主免费使用)。

快递员小刘使用智能快递柜投送包裹。 韩章云 摄

快递柜的另一巨头速递易更是开启了双向收费模式。派件员在柜子里放一件快递要收费0.4元到0.6元(充值的话会有折扣),业主如果超过24小时没有取件也要被收取1元钱。

快递柜纷纷从免费转为收费的背后,是持续亏损的压力。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丰巢科技的营业收入为2.88亿元,净利润为-2.49亿元;“速递易”母公司成都三泰控股2016年净利润为-12.5亿元,同比下降5278.9%;而菜鸟驿栈在2017年度净亏损达2.90亿元,其2018年一季度净亏损为1.14亿元。

某快递柜公司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算了一笔账,得出的结果是:就算采取收费模式也基本入不敷出。

“快递员充值有折扣,平均每件收费2毛5,每组箱子一天能处理60件包裹,实际收存放费用15元左右,还不包括节假日,一年下来收入约5000元,还不够一些地方的场地租金。”上述负责人说。

 快递公司送货员正骑着满载快件的电单车在市区内送货。李俊锋 摄

专家:目前行业发展水平不适合收费

快递柜公司要生存要盈利,而用户和快递员付费意愿不高,那么行业该如何可持续发展?小新就此咨询了物流行业专家。

铄企业CEO赵晓敏向小新分析,快递柜公司要解决亏损问题,关键是提供的服务不能过于单一,否则只能是作为一个储物柜存在,在市场上没有主动权。

在赵晓敏看来,要把快递柜从储物箱变成一个综合服务终端,将社区和物流公司等都联系起来,形成合作关系。

 

赵晓敏建议,快递柜和快递企业共建快递柜,打破各自为政、互相割裂的现状。这样用户能获得更多的便利,快递公司能提升服务质量,快递柜公司也可以升级为末端服务提供商,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

 

对于快递柜从免费向收费转变的现象,他认为,成本应该更多地向物流公司转移,而不是转嫁给用户和快递员。

 

“当然,为了更好的服务,快递价格可以适度进行上调。”赵晓敏说。

 

业内认为,快递柜数量只有达到300万组以上才能让用户真正得到便利,解决最后100米的用户痛点。

 

赵晓敏援引上述数据分析指出,而中国快递柜数量只有不到50万组,很多快递柜离居民楼很远,老旧的小区里根本没有快递柜,因此,现在发展情况还不适合向用户收费。

 

锐评:快递“偷懒”不应由消费者埋单

据7日《南昌日报》报道,最近很多南昌市民发现,曾经免费使用的快递柜如今开启了双向收费模式,即快递员投递费和消费者超时取件费。不少市民表示,并不愿意快递员将快递放到快递柜里,但快递员未征求他们的同意就将快递“一扔了之”,这样消费者取件二次付费的几率见涨。

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明确指出:“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很明显,快递员偷懒的投递方式是违规行为。可在上述报道中,记者拨打韵达快递、申通快递的服务热线,工作人员都表示,这是快递员的个人行为,公司不会承担费用。

 从法律角度看,消费者支付快递费时已经购买了送件上门服务,这是快递公司的投递义务,消费者取件不能出现二次收费的情况。其次,在不通知消费者情况下将包裹投柜,也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此外,快递柜超时取件向消费者收费也不合理,快递柜企业可以向快递公司收取使用费,而不能变着法子向消费者索钱。

考虑到快递业的市场压力和风险,消费者确实应该给予快递行业多一些包容和理解,但需要追问的是,这种有损消费者权利和影响消费体验的行为,消费者难道只能一味包容?

从“合同约定”的角度来看,笔者建议快递企业应更主动解决问题,及时规范快递员服务行为,建立奖惩激励机制。电商平台也应在买家购买前提醒“快递柜自提”或“送货上门”等选项,而快递柜企业必须以维护消费者权益为前提发展创新。

无论如何,从“送货上门”到“塞货入柜”,快递柜看似解决了快递员和网友“时间不一致”的问题,但由于快递员一声不吭我们的东西就“被签收”了,这种“先斩后奏”,还当我们消费者是上帝吗?

    (一山居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