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30度,他为啥端着砂子狂奔3万步?

2020-01-14 09:30:00 阅读
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黑龙江的冬季寒冷而漫长,降雪频繁,铁轨长期被冰雪覆盖,特别是在大、小兴安岭地区,高坡大岭多,给机车的行驶安全带来不小的挑战。因此,就需要司机在火车头操作向车轮和轨面接触的地方“撒砂”,来增大车轮和钢轨之间的摩擦力

 

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公司三棵树机务段整备场15名上砂工就承担着机车一年四季的上砂任务,冬天,上砂工晚上都是在零下30度的室外作业。

 

火车用砂怎么加?

 

凌晨3点,哈尔滨,零下30度,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三棵树机务段的露天整备场上,灯火通明,机车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光影下轰鸣的机车旁,是上砂工班组长王立章忙碌的身影。他穿着单薄的棉衣,脚步轻盈,不停地往返于机车和路轨边。

 

 

51岁的王立章熟练地掀起机车侧边的砂箱盖,把胳膊伸进砂箱里,试探下缺多少砂子。这样的动作,每填一次砂都要重复一次

 

王立章:“得试一下。这个缺的多了。这个车这样的砂箱得达到三分之二, 下雪的时候砂子缺的多。”

 

 

借着灯塔的光,提起专用工具,王立章又稳又准地从狭窄的砂箱口给机车填上一撮砂子。随后又迅速跑到路轨边的大砂箱取砂,再填。

 

 

王立章:“这个口是特制的,口小,就得用特制的撮子,上的时候得斜歪点。

记者:“装满这一车得多长时间?

王立章:“30分钟,这个撮子也就5公斤,要是全空了,就5、60撮子。得注意职场卫生,不能洒到地上……”

 

 

每辆机车有8个砂箱,路轨边的大砂箱和机车砂箱之间有20到50米的距离,50撮,就意味着老王要给这趟机车完成上砂就得往返50趟。一个班儿下来,“计步器”显示有3万步,在零下30度的寒夜里跑得“满身汗”

 

王立章:3万步都得多,现在已经习惯了,乐此不疲吧,白班早8点到下午17点半,整备机车都达到30多台,夜班从17点半到第二天早上8点,也得达到28、9台车。”

 

 

 

火车运行为什么要用“砂子”?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其实内行人还有句话,“机车跑得好,撒砂少不了”。黑龙江的冬季降雪频繁,铁轨长期被冰雪覆盖。火车行驶在林区山区坡路上或是紧急制动时,车轮容易空转打滑,因此,需要在火车头操作向车轮和轨面接触的地方“撒砂”,来增大车轮和钢轨之间的摩擦力。

 

 

王立章说,这机车用砂可不是普通的砂子,是专门定制的,湿度、颗粒都有严格标准,需要经过水洗、过滤、烘干、除尘等环节。为确保砂子的质量,每次上砂前,王立章都要对砂子进行“二次”检查,确保砂粒大小均匀、尺寸不超限

 

 

王立章:上砂的时候必须注意砂箱里有没有杂质,风管太细,要是结成块就把砂管堵塞了,就得把整个砂箱里的砂子全都掏出来,没有专业的工具,得用手掏的干干净净得,没有别的办法,重新加满机砂,有时候手套都磨破了。”

 

春运期间,旅客列车增加,每名上砂工一天要为机车补充1吨多的砂子。用王立章的话说,就得紧忙活儿。

 

 

王立章:冬天北方下雪,天气冷,用砂量就大,回来的车,车头都是拉旅客的列车,整备时间最晚不能超过30分钟,包括给机车补燃油、补砂 、补水,必须补足,特别是机砂,得紧忙活。”

 

25年日夜狂奔

 

王立章从事上砂工作已有25个年头,是整备场年龄最大的上砂工场里15个上砂工,一多半都是王立章的徒弟。

 

王立章:大智,你干活的时候一定注意人身安全 ,今天雪大,天冷路滑。”

徒弟大智:妥了,师傅……”

 

 

王立章嘱咐着徒弟注意安全,脚下却没有停歇,一边继续给机车加砂。

 

王立章:晚上干活的时候,特别的冬天,必须得注意安全,下完雪道滑,过道口的时候还得看左右方向来没来机车,8道9道全都是车,砂箱在两个车中间这儿。”

记者:您有觉得最难熬的是什么时候?”

王立章:最难熬的时候是后半夜一点到3点,得达到零下28、9度吧,最困的时候,困也得挺着,眼睛都睁不开,下雪天路滑,也摔,摔了也得爬起来,接着上砂。这个活,说句心里话,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得心细。干一行就得爱一行,是不是?在岗一分钟做好60秒。”

 

 

在整备场的每个股道中间,都有一个盛放砂袋的大砂箱,里面装的是备用机砂。两名上砂工共同抬运砂子,需要31袋25公斤的砂子才能全部装满。

 

 

早上6点钟,老王给一辆机车上完砂后,又赶紧去砂库拉砂袋把大砂箱填满。

 

王立章:今天下雪,用砂量得大。”

记者:“这一车能装几袋?”

王立章:这个车四、五袋。”

记者:“这一袋是?”

王立章:这一袋是25公斤。”

记者:一天得推多少趟啊?”

王立章:这个没有趟数了,下雪天路滑就得勤推。把砂箱旁边散落的砂子清理干净。”

 

 

风呼呼地吹,雪不停地下,王立章的脚步没有停歇,疾步走向下一台要上砂的机车。25年来,王立章有12个除夕夜都是在上砂中度过。这些年,他经手的机砂有700多吨,能装满10节火车车厢。

 

 

王立章:做这个工作,必须得有责任心。确保这趟车的机砂不缺,整备作业完成了,也高兴也是一种放心,心里非常踏实,也能安心下班了,呵呵……

 

早上7点30分,王立章终于给这个班最后一辆机车上完砂。

 

 

看着机车缓缓的离去,他愉快地哼起自己和班组成员一块改编的歌曲。

 

王立章:入夜的星光多明亮,璀璨的星光照肩膀。寒风刺骨的季节,安全责任记心间。确保质量狂奔走,乐此不疲迎挑战。时光一去几十载,四季交替不改变……

用户点评
    发表自己的观点
    推荐新闻
      ×
      问政江西小程序
      长按进入,阅读更多问政江西内容
      每日读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