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管理江西号

南昌优乐汇生活广场拖欠百万工资 经开区劳动局称已要求整改

2018-02-08 05:25:00

南昌经开区劳动局求助的讨薪民工

  “500多万元工程款结不到,60多个民工100多万元工资还拖欠着。”年关已至,南昌包工头谭国文心里焦虑不安,随时随刻都在想,“该怎么办?”

  2月7日,他手下做事的60多名农名工从外地赶到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监察局寻求帮助,抱着不拿到钱就不回家过年的心态,他们又急又气地守在劳动局的大厅,咨询劳动局工作人员后,他们的脸上都写着愁容。

  民工抱团到劳动局请求介入讨工钱

  2月7日上午,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监察局的大厅里,几十名农民工坐立不安,不停地走来走去,偶尔有人嘴里嘟囔着什么,看起来脸色很不好。他们是来请求劳动局介入讨薪的,年关将至,这些农民工都在盼着结到工钱过个相对体面的年。

  但这个想法似乎不太可能实现了。“今年我们来了两次劳动局了,希望劳动局能拿出力度帮我们讨薪,但工作人员没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搞得我们这些人都心灰意冷的,说实话蛮失望的。”像包工头于晓文一样抱失望想法的,占讨薪农民工的绝大部分。“没办法,虽然拿到钱的希望可能不大,但又不得不来,来了总能给欠债的人一点压力,也希望能引起劳动部门的重视。”于晓文叹气道。

谭国文出具的一份优乐汇生活广场的结算单

   500多万元未结工程款含100多万民工工资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欠债的是南昌经开区优乐汇生活广场的投资人范永兵。他为什么会拖欠农民工工资呢?对此,来讨薪的包工头凌象福等人讲述了一些情况,综合他们的只言片语,大致是说优乐汇生活广场前期建起来的商铺招商不理想,导致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影响到了后期大楼的建设,建建停停很多年,农民工工资也拖欠着。

  “去年我们找了投资方很多次,才打发了一万多块钱,我带的20多个民工兄弟一起分,每个人到手才几百元,过了个寒酸年。”于晓文边说边挥着手,言语中透露出无奈和气愤。

  在讨薪队伍中,承受压力最大的是包工头谭国文,来讨薪的农民工都是在他手下干活,一共60多位。于晓文等多位农民工说,还有100多万元民工工资没有结算,他们是谭国文请来做事的,按理应该找谭国文结工钱,但是他们理解谭国文也很无奈。“他没结到工程款,我们逼他也没用,他自己压力也大,为了结工程款都快跑断腿了,每次都跟范永兵他们争得面红耳赤,还是空手而归。”

  谭国文叹着气,气愤地说道:“还欠我500多万工程款,一拖再拖,不管是找到范永兵还是打电话给他,都说过段时间一定给结了,但就是不给。我现在压力巨大,民工等着钱过年,欠钱的也没有要结钱的想法,我几乎是走投无路了。”

  “我还想到结不到钱就拿商铺抵债,但这个想法也要落空,因为资金断裂,八栋楼的产权都抵押给了别人,听说借了7500万。”谭国文说道。

谭国文说因资金紧张,优乐汇生活广场综合楼还没完工

   优乐汇生活广场资金紧张曾烂尾

  谭国文是2013年年初承接了优乐汇生活广场综合楼(第八栋)的建设。谭国文告诉记者,他接下工程前,优乐汇生活广场是烂尾楼,此前因为前期的几栋楼建好后,地理位置等原因,招商进来的商家生意不好,便聚集起来要求投资方退款给说法,事情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之后投资方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无法继续建造下去,成了烂尾工程。

  “因为资金紧张、不到位,我在建综合楼的过程中,被拖欠工程款也是家常便饭,拖工程款工人就停工,发一点工钱就建一点,建楼的过程曲折漫长,到现在四年多了才基本完成大楼主体工程的建设。现在又停工了,因为没发钱。”谭国文说。

  谭国文说,来讨薪的农民工来自广西、贵州、四川等全国各地,他们来一趟都不容易,肯定有所花费,但来了就期盼能有效果,可是他们连优乐汇生活广场投资人范永兵都见不到,万般无助下只有找劳动局帮忙讨薪。“我们希望劳动局能联系范永兵那边来谈,”农民工凌象福斩钉截铁地说:“拖了几年了,必须要有个结果,我们的辛苦钱血汗钱一定要拿到。”

  南昌经开区劳动局:走正常程序会对欠款方下整改通知

  不过,这次劳动局并没有按照他们所想的那样,把优乐汇生活广场的人叫来面谈,这些衣服上沾满工地尘灰,看上去蓬头垢面从大老远赶来的农民工,不免有些失望。“我们来一次不容易,你们能不能把范永兵叫来。”在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监察局一间办公室,农民工于晓文央求一名工作人员。

  记者说明身份后,这名郑姓工作人员说:“昨天(2月7日)我已经去了他(范永兵)那里,他承认欠谭国文500多万工程款没结算,他说等明年5月份预售后给谭国文结清。”

  “现在只能答复你们,我们会按正常程序来走,会对他们(优乐汇生活广场)下整改通知。”这名郑姓工作人员说,能不能帮助农民工拿到拖欠工钱,他们无法作出承诺,只能按正常的投诉受理流程处理。

  记者试图联系优乐汇生活广场负责人范永兵,但谭国文等人摇头说:“快过年了,找他要钱的人多,陌生电话不会接的。”

  2月7日,记者多次拨打范永兵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而记者拨打电话期间,曾有多次语音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记者李志强)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宋海琴

参与互动,请下载手机客户端
全部评论